人大代表新时代如何推动全民阅读

两位全国人大代表的读书经

新时代如何推动全民阅读如何看待碎片化阅读该读什么书

另一方面,虚拟银行属于新兴业态,发展成为成熟的商业模式还需要较长的成长周期。李万赋表示,虚拟银行在香港作为新事物,本身会有一个较长的业务探索和尝试阶段。而且香港传统金融业务比较发达,互联网金融业务环境较差,两者竞争比较激烈,虚拟银行要想在短期内快速成长有一定的难度。

韩永进强调说,任何时候,阅读都是一件好事,但现在的问题是在多元多样的阅读中如何根据不同的阅读需要选择阅读方式。“比如,那些专业的、理论的、真正触及人们心灵的内容,就必须得下硬功夫、死功夫,用整块的时间去深阅读。这就是所谓的‘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这些绝不是靠碎片化阅读就能获得的。”

对此,韩永进建议,政府工作报告中应加入有关全民阅读的内容。让他颇感欣慰和自豪的是,在3月15日政府工作报告表决稿中,“倡导全民阅读”的内容又一次出现在了政府工作报告中。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近日对外发布第16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数据显示:2018年,包括纸质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80.8%,较2017年的80.3%有所提升;从阅读数量上来看,我国成年国民的人均图书阅读量基本保持平稳,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7本,与2017年的4.66本基本持平。

尽管牌照到手,但距离虚拟银行展业仍需时日。众安在线表示,预计将在未来6至9个月内推出首批虚拟银行服务。WeLab方面也表示,“我们一直在组建团队和规划产品,预计6到9个月正式上线并推出首批服务。”

之所以提出这样一份议案,还要从去年张淑琴所在学校举办的世界读书日活动说起。

对于WDL将如何开展业务,WeLab创始人及CEO龙沛智介绍称,WeLab 虚拟银行将以提供个人零售金融服务为主,专注于个人零售金融业务,为香港市民提供全新的服务体验,进一步完善银行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最新的调查显示,近年来,未成年人的阅读率以及阅读量都在下降,且存在碎片化和快餐式阅读问题。这一点,身为校长的张淑琴深有感触。“现在很多家长哄孩子的方式,就是直接扔一部手机。长此以往,无疑会给孩子阅读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在韩永进看来,经济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最重要的就是人才的竞争。“过去经济资源配置中更多的是物质配置,比如研究厂房、机器设备、资金等该怎么配置,现在则更加重视人力资本配置,而人力资本的积累主要靠三个途径,第一是学习,第二是经验积累,第三是家庭、社会环境等影响。”

韩永进认为,政府必须亮起旗帜推动引导全民阅读,甚至要把读书变成一种目的。“读书最终的目的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据资料显示,WeLab Holdings是香港在线借贷平台Welend以及内地贷款平台我来贷的母公司。而Welab Digital Limited则是WeLab为开展虚拟银行而专门设立的子公司。

“学生阶段是人生中读书的黄金阶段。”张淑琴告诉记者,目前学校的一些阅读任务有时需要在家庭完成,比如寒暑假、周末等,因此家庭的阅读氛围和习惯就会对未成年人产生很大影响。“我们发现,学生们不但在读书兴趣上参差不齐,阅读量上的差距也不小,而这些都受家庭影响很大。”鉴于此,张淑琴呼吁说,家长一定要好好读书,而且要读好书,为孩子树立一个阅读榜样。“只有家长好好学习,孩子才有可能天天向上。”

全民阅读,有书可读是前提。“时代在不断发展,与时代同步的适合儿童读的书还是有点儿少。”张淑琴为此专门进行了相关调研。“我本身是一名数学老师,所以调研中特意询问了身边多位教语文的同事,征求了大家的意见。他们也都普遍反映现在青少年书籍在种类上还有短板。”

4月23日,一年一度的“世界读书日”。

实际上,全民阅读一直是这位国家图书馆第27任馆长的心中大事,他为此呼吁多年,并亲身参与其中。在韩永进看来,是时候对全民阅读有个“再认识”了。

“现在,伴随科技进步,读书的方式方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既多元又多样。”对于碎片化阅读这种越来越普遍的现象,韩永进认为这是享受当代社会科学技术发展的结果,是个好事。“碎片化阅读比一个字不看要好。包括现在很多人到网红图书馆来拍照,也是个好事,说明把去图书馆看作一件光荣的事,在思想上还是尊重文化的。”

作为首家独资获牌企业,WeLab 业务范围由线上贷款拓展至虚拟银行。而面对新兴业态,WeLab是否具备开展虚拟银行业务的经验与能力,又能否将其发展成为新的收入增长点,有待观察。

临沂是革命老区,从娃娃开始传承红色基因是这里一直以来的传统。去年,张淑琴所在学校举办的世界读书日活动主题就是“读革命书籍 做红色少年”。但是,在为此次活动购书的过程中张淑琴发现,目前市面上适合孩子们看的红色书籍很少,而且大部分还都是比较早期的作品,显然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从2006年开始推行、连续六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全民阅读的重要性无需多言。新时代该如何继续推动全民阅读?如何看待碎片化阅读?该读什么书?在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两位全国人大代表。

3月5日亮相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并未提及全民阅读。而在此之前,全民阅读连续五年都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管理团队方面,WeLab虚拟银行将由WeLab资深顾问陈家强出任董事局主席、梁永祥出任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李家达出任执行董事兼替任行政总裁,而WeLab集团创始人兼行政总裁龙沛智则会出任WeLab虚拟银行非执行董事。

“对标内地有着庞大流量客户和贷款产品微粒贷的微众银行,发展成熟也经历了2-3年的时间。Welab相比而言没有强大的零售网络和客户资源作为支撑,预计成长周期只会更长。但长期来看,虚拟银行本身不管是对Welab扩展新业务,还是对其原本的贷款业务,都有着非常正面的意义。” 李万赋说。

全民阅读最终连续六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国家图书馆理事会理事长韩永进今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最为欣慰的一件事。

2018年8月,WeLab正式向香港金融管理局递交虚拟银行牌照申请,2019年1月,WeLab表示已收到监管通知,进入下一轮筛选程序。不过,在首批申请牌照的近30家企业中,WDL并未成为第一批获得香港虚拟银行牌照的企业。

至于此次从线上贷款业务跨界虚拟银行业务,WeLab是否具备开展全新业务的经验与能力,又能否将其发展成为新的收入增长点,有待观察。

那么,应该读什么书呢?读经典。“经典书籍思想精深、文化厚重,同时又具有可读性,历经历史和人民的检验。这就需要下苦功夫去读,那么,这个过程势必是不快乐的。但是,读经典带来的结果一定是快乐的,这种快乐是一种经过刻苦努力最后达到思想震撼、心灵触动的快乐,绝非一种浅层次的生理快乐。”韩永进说。

“学习是提高人力资本配置、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原生动力源。所以,现在的学习已绝不仅仅是文化意义,而是关系到我们国家下一步的发展。而读书是学习的重要和主要途径。为什么要重视全民阅读,就是因为全民阅读是建设学习大国重要载体和手段。”韩永进希望通过读书,能让公民感受到更强的文化力量,感受到文化的温暖和力量。

除了该怎么读书,韩永还谈到了另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读什么书?作为学者,韩永进一直都保持着每天阅读一万字的习惯。在他看来,不管阅读方式如何变化,载体如何变化,人们都可以从阅读中汲取知识。但不论是碎片化阅读,还是深阅读,最重要的还是看内容,“精神产品和物质产品不一样,物质产品只要有喜欢的就是好的,但是精神产品未必喜欢的就是好的,甚至很有可能还是坏的。所以,要对阅读有引导,对读的书有选择,才能提高品味、修养和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申请银行牌照,WeLab也曾于2018年7月向港交所提交IPO招股书,申请上市。但时隔半年,申请失效,上市计划再无下文。业内分析认为,WeLab之所以上市申请未能获得通过,主要是因为近年来网贷行业风险较大,监管趋严,相关标的上市前景不明,监管态度较为审慎。

“虚拟银行是WeLab集团未来在香港市场的主要业务,集团将会加注人力等相关资源支持虚拟银行发展。目前公司特別为虚拟银行组建了新的团队,保证虚拟银行的顺利运营。” 龙沛智说。

连任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临沂北城小学校长张淑琴,在今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领衔提出有关全民阅读立法的议案。当了10多年全国人大代表,这是她首次正式提出有关阅读方面的议案。

“Welab网贷、助贷类业务积累了在香港及其他市场的宝贵经验,创新理念和技术能力都有一定的基础,可以助力未来虚拟银行贷款产品的设计、运营和风控等方面。”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李万赋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但同时,从其收入的各类占比来看,Welab目前业务主要集中在内地贷款相关业务上,香港本地可能更薄弱一些,再加上对存款、理财等其它银行可开展的业务也不曾涉足,在产品设计、获客等方面可能会有一定的困难。”

根据招股书显示,从2015年到2017,WeLab总收入分别为215.6万美元,3033.2万美元、1.55亿美元。其中超过80%的收入来自于内地借贷平台我来贷。